今天是:
当前位置:鸿振书院 > 玄幻 >

出事2
发布时间:2020-09-22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导读:...
 夜星染跟柳镇这边的消息传回去,就另外有人开始联系薄希,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就是薄希,只不过薄希这个人太过于狡猾,一直找不到机会动手。
 当初好不容易薄希的心思分散开,结果欧阳暮雪就去了《盛世》的剧组,导致他们丧失了动手的机会,抓不到薄希的软肋,这次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薄希眯着眼,眼里满是冰冷。在接到电话的时候,薄希正在跟东方朔处理海外的事情,海外公司不知道为什么货物被海关给扣留了,只能薄希这位老总出面才给交流,因此东方朔便不得已将薄希给叫了回来。
 薄希的眼神冷漠如冰,饶是隔着一个手机,那边的人也被薄希的冰冷气势给弄得浑身一颤,深深吸了口气才稳定住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让自己冷静,“我们的意思是,我们老板希望能够见一见薄总,希望薄总能够一个人到地址上来,记住了,是你一个人。”
 说完话,负责传话的人就连忙将手机挂断,并且将手机卡拔出折断丢进了垃圾桶。等到薄希这边的人查到位置的时候,现场已经人去楼空,就剩下一个被折断的手机卡孤零零的丢在那里。
 就在薄希即将忍耐度要告罄的时候,艾园终于想起来要将消息跟薄希告知一下,暂时将薄希给稳住。不过薄希现在任何人都不信任,他觉得如果艾园的人有用处,就不会说这么久都还没有将欧阳暮雪给救援回来,甚至他得到欧阳暮雪失踪的消息竟然还是敌方打电话过来告知的,简直充满了讽刺。
 “你放心,他们都是专业的,可能会把暮雪姐安全带回来的。”艾园跟薄希保证道,顺便也是在跟自己说。东方朔也在一旁劝着薄希,“他们很显然就是把暮雪当做诱饵,想要引诱你过去,你可不能冲动。”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连对方是哪边的人都不知道。
 “那就先把敢动手的那几家给收拾掉吧。”薄希冷静的说道,既然按照艾园的消息,现在欧阳暮雪还不算是正式落到对方的手里,那么这段时间里,就先把那些杂碎给处理掉吧。
 被薄希动手收拾的,首当其冲就是夜家,哪怕白少想要亲自对付,薄希也不在意了。
 时隔多月,帝都又迎来了一场动荡,这一夜几乎所有在帝都排的上名号的人,都无法安心入眠,全都在等着消息,坐看着薄希对夜家出手。蚊子再小也是肉,他们这些人对夜家也是有些感兴趣了,而且这次也是因为夜卿的那个大孙女对人家薄希的未婚妻出手,于情于理薄希都占据优势,根本没有人会出去帮夜卿。
 “真是气死我了,大小姐还没有联系上吗!”夜卿在书房里急的转来转去,他的面前一排的站着公司的各个高层经理,全都是来找夜卿要法子的。他们还以为夜星染会对欧阳暮雪出手,是夜卿的意思,门外夜家的那些个后辈也都在等着消息,夜家要是倒了,他们可都要去喝西北风了。
 这般想着,这些平时跟夜星染称兄道弟,姐姐妹妹好的兄弟姐妹全都怨恨上了夜星染,认为夜星染是踩着他们这些人上去,过着自己舒坦的日子,却把他们这些人给丢了。
 “还没有联系上大小姐,大小姐的手机刚刚还关机了。”管家抬手抹了抹脑门上的虚汗,兢兢战战的给夜卿回道,手里握着的手机已经都要打没电了。管家说完这话,整个人就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深怕夜卿一个不高兴拿他出气。今年夜家遭遇的事情多,他这把老骨头都要经不起折腾了,家主的脾气也是越来越差。
 而夜卿无论多么的急,多么的生气,这会儿都要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站定脚步,问几个高层经理,“网上的那些舆论信息有控制住吗?”
 “没有,因为大小姐的缘故,除了薄希那边在对付我们,有不少的网民也在帮着刷热度,消息根本压不下来。”回答夜卿的那个人的神态跟管家差不多,心里琢磨着是该找下家了。就目前而言,这欧阳暮雪的粉丝量这么高,夜星染就算真的对人家动手,就不能在私底下动手吗,现在搞得全国的人都知道是她绑架的欧阳暮雪,真的是活久见了。
 也不知道这二十几年夜家的教育都教到哪里去了,脑子跟被狗吃了一样。
 现在欧阳暮雪的粉丝们全在帮着薄希一起炒热度,那些夜家企业公司被人爆出来的黑料被抄的黑红黑红的,没一会儿夜卿也都没有了着急的机会,因为公安人员已经上门来了,准备要将人带去局里问问情况。如果他们得到的举报内容虚假,那么夜卿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可是要是属实,那么就不好意思了,直接在牢里待完后半生吧。
 举报的那些内容自然不会是虚假的,薄希既然敢让人抖露出来,那么就是能够把夜家给踩到泥底爬都爬不起来的那种。夜卿白着一张脸跟着公安人员离开,留在宅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很快就开始各自回房间去整理东西,准备先行捞些钱或者是东西跑路,不能让自己吃亏。
 一夜之间,等到一些早睡的民众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网上报纸上的信息就全都是夜企业公司一夜之间倒闭,总裁被抓,还有就是欧阳暮雪被夜星染绑架的事情。
 大家都唏嘘不已,觉得这简直就是今年最火热的事件了。
 “这边你们来处理,我去看看究竟是谁在动手脚。”继夜家被彻底整治了之后,薄希便忍耐不住想要只身前往敌方传递过来的地址去看看,以防万一最后欧阳暮雪没有被救援回来情况。
 “不行。”东方朔闻言,困倦的神情一下子清醒过来,从沙发上蹦起,连忙阻止着薄希。柳雨跟东方朔两个人陪着薄希在公司里面待了一晚上,全程见证着薄希的安排,以及到现在夜家下场的落定。由于期间各种细节事情多,忙的连轴转,柳雨跟东方朔都已经要撑不住了,坐在沙发上下一秒就要睡着的那种。
 薄希的薄唇紧紧抿着,棱角分明的脸上一眼之间就长满了胡渣,眼睛通红,欧阳暮雪被人绑架的这个事情让薄希整个晚上都没有安下心,现在的状态一看就很糟糕,可是却没有人敢去劝他休息一下。如今听到东方朔的阻止,他掀起眼皮淡淡的扫了一眼东方朔,勾起唇角冷漠一笑,“我既然敢去,那就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这个鸿门宴,我还着要去看一看。”
 平日里薄希就很冷漠,但是大多数的时候在面对熟人的时候都会挂上一层笑脸,且不说笑意真不真,但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不好受。如今薄希这么一笑,东方朔就不敢说话了,可是又踯躅着想要说些什么,一张脸上满是纠结,眼里是对薄希的担忧。
 怎么说呢,东方朔也担心欧阳暮雪,可是却更担心薄希,一个是兄弟的女人,一个是兄弟,孰轻孰重他心里自有一把秤。
 “你们就别阻止我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东方朔,你留在这里等着艾园的消息,柳雨你跟我去安排一下。”距离敌人约定的时间还有五个小时,这五个小时足够薄希做一些准备了,保准让对方“惊喜”一下。
 且不说薄希那边的情况,欧阳暮雪一整夜的时间里一共醒了三次,也被迷药迷昏了三次,这让欧阳暮雪有了抗药性。第四次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迹象,假装自己还在昏迷之中。这一路上夜星染跟柳镇走的是山路,还不是那种正儿八经被人开辟出来的山路,因此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
 “我们怎么还没有到。”夜星染在第五次因为车颠簸而被弄醒后,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她先是问了柳镇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冲着前面开车的司机怒骂道:“你会不会开车,就不能好好开吗!”
 司机没有理会夜星染,而柳镇则是睁开闭目养神的眼睛看向夜星染,冷声道:“我们现在正在被人追,你安静一点行不行,要是不坐车,你就下去走,没人拦你。”
 “你!”
 夜星染被柳镇的话气得不行,可是又真的怕柳镇把自己丢下车去,这里车上的人都是柳镇的人,她真要是跟柳镇对着干,根本就没有胜算。夜星染安慰着自己,让自己忍一忍,而后才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笑问道:“我们怎么会被人追呢,出来的时候我们可是谁都没有发现,而且这条路不是你规划的吗。”
 “那你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欧阳暮雪身上有摄像机。”柳镇冷冷的回怼过去,看着欧阳暮雪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厌恶。这是夜星染跟柳镇认识这么久以来,头一次见到柳镇的脸上有明显的情绪波动,顿时是又气又不敢说什么,一张脸红了白,白了红,像个调料盘一样。而且因为这一夜来的颠簸赶路,夜星染精心打扮的妆容也都毁的差不多了,疲倦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已。
 整辆车上也就只有欧阳暮雪睡得最好。
 欧阳暮雪暗暗的听着夜星染跟柳镇的对话,心中对当下情况有些了解。她在军区里的三个月学过一些东西,大概是觉得她一个被迷晕了的女孩子不会有逃脱的能力,这些人绑着欧阳暮雪的绳子都没有用心,方便了欧阳暮雪自己悄悄解开的动作。
 正当欧阳暮雪即将解开自己的绳子的时候,身下的车突然猛地颠簸了一下,紧接着就停了下来,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柳哥,车不能开了,后面的人追上来了。”开车的司机冷静的跟柳镇说道,听得夜星染在旁边忍不住提高声音质疑,“什么叫车不能开了,我们现在怎么办,要让欧阳暮雪被他们救回去吗!”
 柳镇压根没有理会欧阳暮雪,他透过车外的后视镜隐约的看到车后面远方有微弱的灯光闪过,当机立断的说了一声“下车”,然后欧阳暮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人给扛了起来,胃部抵在对方的肩膀上,感觉很不舒服。
 他们这会儿是在山里头,按照本来的路线是应该开到山的另一头,越过山会是一片湖,湖上有事先安排的船,他们坐船离开。可是没想到来救欧阳暮雪的人来的这么快,到现在柳镇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能够这么精准的追着他们过来,他都怀疑是不是他们这些人里面有奸细。
 夜星染哪里吃过这种走山路的苦头,哪怕是在《我做你猜》节目里面,也就是偷偷懒干个农活,现在她还穿着高跟鞋呢!一身的名牌裙子,现在全成了累赘,偏偏夜星染到了现在还依旧爱美,不愿意妥协,踩着高跟鞋磕磕绊绊的跟着,拉低了大部队的速度,“你们能不能走慢点,我们当初为什么要走这条路线,柳镇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
 夜星染的抱怨声成了伴奏,惹来一同赶路的人忍不住说她,“夜小姐,你能不能闭嘴,你想把那些人都给引过来吗。还有,你能不能走快一点。”
 其实这一次夜星染都不需要跟着过来的,就柳镇自己就可以将欧阳暮雪给骗过来,可是最近夜星染比较得势,被那人看得重,基本夜星染不过分的要求都会答应。所以这次夜星染一听说要对欧阳暮雪下手,就立马忍不住要跟着过来了,结果就是来拖后腿的,真是不知道究竟是哪方面被那人看中了。
 “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看我回去怎么让老板收拾你。”现在夜星染也不敢说什么惹怒人的话,就只能搬出老板来恐吓一下对方,顺便提醒几个人她的身份。
 夜星染的话不好听,但是却很有效,一时之间没有人再说话,而夜星染自己见周围黑黢黢的,说了几句之后就不敢再叨叨了。欧阳暮雪悄悄地睁开眼,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
 天已将将白,后头也没能瞧见有人的迹象。


上一篇:第510章 技压全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都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