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鸿振书院 > 玄幻 >

第175章
发布时间:2020-09-22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导读:...
 这个时候她其实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猜出一些了,她双眼通红,眼睛通红,身上的戾气非常重。
 而被她抓住的郑羽伟整个人都被她的突然出现吓傻了,看着她吓人的表情,张着嘴巴,身子一动不动的,好像都静止了。
 沐柠松开拽着她衣服的手,把手转移到他的手腕上,狠狠的扭了一下,郑羽伟吃痛,刚才呆滞的神情消失了,一直捂着自己的手腕喊疼。
 而在场的其他人全部都是一脸惊恐,看到沐柠对郑羽伟出手,怕她都会殃及无辜,全部后退离她远一点。
 而在那些人之中,除了苏瑄还一脸悠哉悠哉的喝着酒,观赏着他们这场大戏,其他人的表情都十分的怪异,个个都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沐柠没有理在场的其他人的反应,把视线放在眼前一直抱着自己的手喊痛的郑羽伟身上
 她的耐心一点一点被消耗掉,整个人都差点把“不耐”写在脸上,她本来还想等着郑羽伟自己说的,结果他在哪里干嚎了半天,硬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这下子彻底恼了,上前一步,捏住他的下颚,正视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再问你一遍吧,刚刚你说了什么,原原本本给我解释清楚,听懂吗?”
 她的声音清冷,语气平静,明明看起来是非常普通的一句话而在场的众人却感到了风雨欲来的可怕。
 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恨不得抽自己大嘴巴子怎,么就好死不死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呢,刚刚是因为一时情急嘴里才说出那句话,可是他刚刚说完,他就后悔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涉及甚多,如果真的让她知道了,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甚至可能因为泄露这个信息而连累郑家
 郑羽伟朝沐柠讨好地笑了笑强行解释道
 :“我想沐小姐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刚才说那话的意思是你的姐姐沐檬那么爱你,肯定死都一定能替你去,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姐姐真是幸事。”
 说完她还朝她笑了笑,想要借此把这件事情敷衍过去,心里存在那么自欺欺人,希望她没有把所有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可遗憾的是,沐柠就是听的清清楚楚了,她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又怎么可能让轻易地敷衍过去。
 “你刚刚说的是她替我,我想知道是她到底替我做了什么事情。”,沐柠捏着郑羽伟下颚的手越发用力,警告的意味越来越明显。
 郑羽伟吃痛,想挣脱,却被捏的紧紧的,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说实话,他的下巴估计都要被她给卸掉了。
 但即使是太多的疼痛,他也不敢说,之前的时候没有提起这些事情,他还装做并不是很在意,现在提起这件事情,他立刻就能联想到背后产生的影响。现在只是这个疼痛而已,如果真的让人知道消息是他泄露出去了,他怕要失去的就是自己的命了
 “沐……沐小姐,真的……真的没…别……意思,放……放过我吧”
 因为被人紧紧地捏着下颚,他的话说的不是很清楚,但大家都猜的出来。
 他们都看不出来,郑羽伟已经不大好了,可是沐柠却没有要放开的意思,相反从她凶狠的表情上来看他不仅没准备放过,反而像是要直接把手下移,捏断他的脖子一样。
 沐柠好像没有看到他的挣扎,也没有听到他的解释一样,手死死地捏着他的下颚,眼神越发冰冷,嘴里重复着
 :“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实~话”
 想上前阻止的人没有胆子,唯一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胆子的却没这个意愿,悠哉悠哉地坐在旁边看戏
 而在旁边的郑羽曦本来意识就模模糊糊的,但也可能是因为醉酒把她内心里对沐檬的恐怖片的冲掉了一些,此刻她对沐柠沐檬姐妹的恨意达到了顶点,而在她感觉到,沐柠在这里出现后,心里就开始不断回忆最近自己受到了一些残忍待遇
 而当她把视线移过去,发现自己亲哥哥还被沐柠拿捏在手里的时候,所有的恨意很多爆发了。
 她这个时候不去想后果,直接拿起一个酒瓶子就朝她砸了过去,看到这一幕,苏瑄的瞳孔收缩,第一反应想站起来挡住那个酒瓶子,可没想到沐柠比他的反应更快。
 沐柠在余光之中就看到郑羽曦拿着酒瓶子要朝自己砸过来立刻松开抓住他下颚的手,转过身退到一边去,而郑羽曦本来喝了酒,身形就有些不稳,又就冲得猛了些,带在沐柠推开之后,没来得及收手就直接把酒瓶子砸到了自己哥哥的身上。
 而郑羽伟刚刚被放开,就看到一个酒瓶子朝自己砸了过来啊,因为太快了,他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直接被它砸到了肩膀,他吃痛捂着肩膀蹲了下来喊叫,在摸到一手都是血后更加慌张了
 “快叫救护车,叫救护车啊”
 沐柠看坐在地上喊叫的他冷笑了一下,眼底满是冰冷,没有一丝同情的意思。
 而郑羽曦在发现自己砸错了人之后更加的慌张,把酒瓶扔在一边,蹲了下来想看看自己哥哥的伤势,可他刚刚被她给砸了,疼得要死,在看到她的关心,就又立刻联想到今天晚上自己这个遭遇有一半是她引起的,整个人反而更加生气,在她蹲下来想看她肩膀上的伤势时直接把她一手给推开了。
 郑羽曦被推倒在地上,整个人都还是懵的,但他在抬头对上自己哥哥忧郁的眼神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情绪更加崩溃了,她愤恨地抬起头看那个“始作俑者”,发现她嘴里居然还笑着,刚才的情绪又上来了了,她手里摸到了块碎片,拿着碎片,抱着誓死的决心站了起来,想直接捅死沐柠,一了百了。
 而他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身子也不自觉的紧绷起来,想上前可在脚刚刚伸出的时候就想起她刚刚那迅速的反应,身子又迟钝了下来
 他想她应该……大概…能解决吧。
 沐柠看到她这个行为,眼里没有任何波澜,而她看郑羽曦的眼神好像就像在看一个死人,平静的让人难以置信。
 在她拿着那块玻璃碎片快靠近她的时候,她伸出手抓住了她拿着玻璃碎片的手,她的手被紧紧的控制住不能再前进任何,沐柠抓着她手腕的手朝旁边用力扭了一下,剧痛不仅使她惨叫,更让他放开了手上的碎片。
 而沐柠也没有就这样结束,在郑羽曦喊叫的时候迅速伸出腿踹在她的膝盖上,让他她整个人跪了下来,而在她跪下来后刚刚抬起头就要沐柠破口大骂的时候又再次抬腿狠狠的踹在了她的胸口处,直接把人踹出去了一些
 在场的人看着被踹开的郑羽曦,东盟组伸出手在自己胸口摸了摸,这样子的动作看起来就非常的疼。
 就连一向淡定的苏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她能够这么狠。
 连苏瑄都感到诧异,更何况是其他人呢,剩下的一些人赶紧找借口说家里有事拿着包就跑了,这个时候他们还顾得上什么情谊,毕竟之前的时候他们这些人的那些稍微感情都是靠利益连在一起的,而他们中的这些人,其实大部分在小的时候都欺负过沐柠,现在看到曾经欺负过她的一个人下场这么惨,就怕下一个人是他们自己,个个都恨不得赶紧飞回家,避开这个祸端。
 沐柠没有搭理纷纷跑走的那些人,而是蹲在地上捡起来刚才郑羽曦掉落的了那块玻璃碎片,拿起来后放在面前端详了很久,突然拿着它就走到了郑羽曦的旁边。
 郑羽曦刚刚比沐柠踹开,现在浑身上下都疼得不行,看着她拿着碎片过来,心里十分的害怕,想要爬起来跑走避开她,可是却没有任何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柠拿着这块碎片走到自己面前,然后蹲了下来
 而在此刻,她的脸离那块碎片非常的靠近,她不禁扭动着身躯想避开那块玻璃碎片,可在她刚刚想要扭动身子的时候,沐柠却伸出手把她牢牢的按在那里。另一个手拿着碎片不断的靠近,现在她到底想干什么,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苏瑄这个时候真的着急了,赶紧开口叫住她
 “你住手”
 这可是一条人命呢,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动手,她是疯了吧。
 虽然他从来都不管别人的闲事,如果不是面前这个要动手的人是他好兄弟唐风钰的女朋友,他又打电话过来,嘱咐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她,他才不会管这破事。
 而这个唐风钰的女朋友和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在他刚刚接到电话,听到他的女朋友需要保护的时候还以为会是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可没想到这是一朵霸王花啊,哪还需要他保护,他还是先保护好自己比较实在
 沐柠懒洋洋地回头看着他,他明明在做这恐怖的事情,可是眼里的情绪却十分的平静,如同一潭死水。
 苏瑄对上她的眼睛,本来要劝阻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了。
 他感觉眼前这个人的情绪明显十分的不对劲,眼睛通红明明愤怒到极点,可神情和动作却十分的冷静,冷静的过头了,让他感觉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而被她控制住的郑羽曦听到他的声音,内心闪过一丝窃喜,就在她以为他要过来就救她后,却发现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后续了,他没有再说什么阻止她的话,整个人也一动不动的,没看出来任何要来救自己的倾向。
 沐柠拿着玻璃碎片轻轻地在她脸上拂过,虽然没有碰到他的肌肤,但她却感到无限的恐惧。好像在下一刻自己的命就要没了一样,沐柠没有直接动手,却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
 几个来回之下,本来还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郑羽曦开始崩溃的大哭,嘴里不断地哀求着她
 :“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我会乖乖嫁给杜眀跃的,你……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在此之前的时候,郑羽曦还能告诉自己不要害怕死亡。大不了就拼个鱼死网破,但在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和靠近时,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承受不住,她想活下来,即使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她也想继续活下去。
 沐柠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她嘴角勾起,笑了笑,笑声清脆,可这个声音在郑羽曦的耳里却是死亡的号角,她哭的更加夸张了。
 在沐柠最开始动手的时候,在酒吧的其他人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有很多人朝这边窥视着,特别是在发现这件事的几个主人公的身份的时候就更兴奋了,有好几个人甚至拿出手机要拍照
 可在他们刚准备动手的时候,却被酒吧的人给拦住了,酒吧的经理带了一部人过来把想要看到看热闹的人都清空了。
 在临走时更是把他们其中一些拍下照片的手机给没收了,删除掉所有的照片之后才让他们离开,即使酒吧里的客人都十分的愤恨,但碍于这家酒吧幕后主人的实力只好离开了,但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却也算是传出去了。
 酒吧经理看着拿着玻璃碎片把玩的沐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老板已经打过电话来嘱咐他们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受任何委屈,可现在的形势是她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威胁,反而想要取别人的性命,虽然这里不怕出事,可是郑羽曦的身份也不低,如果真的在这里丢了性命,会是一个大麻烦啊。
 沐柠感受到各方想要阻止她的眼神,可她的动作却没有任何改变,在听到郑羽曦的求饶后,她笑了,可却没看出任何心情好的意思
 她微微转过头,撩起头发,把自己后颈露了出来,而在她露出的那个地方留有一条颜色很浅的伤疤。
 而郑羽曦看到这个伤疤和看到鬼一样,连挣扎都不敢了看着沐柠,眼里满是恐惧。


上一篇:出事2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都市
友情链接: